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置之死地而後生 許民生

置之死地而後生                                                                                    許民生

 

許民生,56歲,從商,三年前就因為大腸癌,經歷開刀、化療、電療的過程。今年發現復發,癌細胞移轉至淋巴,目前已經開刀治療,尚未做進一步的化療。十月份來到癌友新生命協會,決定放手一博,找回自己的新生命】

 

三年前就因為大腸癌而開刀、化療、電療的我,在經過三年的盡心調養後,卻在今年發現癌細胞又再次轉移了。這樣的心情是複雜的,我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態來看待自己的身體,自從來到癌友新生命協會,自己才真正置之死地而後生,重新開始找回自己的新生命。

記得8年前,父親因為大腸癌而往生,自此之後,我對自己的身體就特別注意,每年也定期做健康檢查,偶爾也會出去爬山、做運動。在85年的時候,我開始自己出來打拼事業,我的生活就因為這樣努力工作而忙碌著。由於我一個人要兼老闆、跑業務,而太太幫我打理公司的財務,夫妻倆人就這樣共同為自己的生活而努力。那時說實在的壓力實在不小,一方面有公司的業務壓力,一方面有貸款的壓力,另一方面孩子的事情也要操心,和太太的關係也因為共同工作,而經常出現摩擦,那時自己的身體、心理的壓力確實不小。

89年我檢查出得了大腸癌,隨即就開刀切除,並進行化療以及放療。在那段時間中,我發現自己對化療、放療的副作用雖然不大,但是卻感覺身體的機能完完全全受到傷害。那時的我連走路的很困難,在養病的過程中,我覺得自己成了個一無是處的人,工作沒辦法做、還要連累家人陪伴我,身體也不像過去一樣健壯。幸好家裡的人對我都很支持,我的連襟還硬把我從家裡拉出來,要陪我去爬山。剛開始爬山時,我真的走一步喘一下,幾乎是用拖的才上山。不過自從那次走出家門後,我開始每天固定爬山,並搭配飲食控制以及其他養身的藥物來恢復自己的體力。漸漸的,我慢慢能臉不紅氣不喘的爬上山頂,其他的山友要不是知道我患有癌症,不知情的根本認為我是一個身體健康的人。就這樣過了三年,雖然我的體力恢復了,但是在一次的檢查中,卻發現我的大腸癌又蔓延到淋巴了。這一次我的信心真的不知道在哪裡了,雖然我仍然依照醫生的指示進行手術,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再撐多久。

開刀後,我來到了癌友新生命協會,我在這裡看見了很多和我一樣,甚至比我嚴重的癌友,都在旋轉氣功、身心靈轉化下漸漸恢復健康。我開始覺得這裡是一個可以重拾我信心的地方,因為我看見非常多的例證,而他們親身經驗的分享,更讓我充滿信心。但是在兩次的血液檢驗中,我的癌指數仍然漸漸往上升,我的信心開始動搖,我不知道這裡是不是一個能真正救我的地方。我開始尋求協會的許添盛老師以及其他的師兄、師姐的協助,我試著找出自己癌症惡化的源頭,在協會所辦的五天四夜身心靈創造營中,我確實過得很快樂,在與大家的分享中,我漸漸找回我對健康的信心。我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去尋找,就一定可以轉化癌細胞。

雖然在創造營結束後,我又回到自己生活的循環中。我發現自己仍然容易限在我生活的苦惱中,不管是經濟的壓力、與妻子、孩子相處上的壓力、對未來的擔心,我發現我仍然無法擺脫。我雖然不怕死,但是我擔心我走了以後家人的生活要怎麼維持,這樣的擔心,竟也成了我最大的壓力。許添盛老師對我說過:「連死都不怕了,你還怕什麼呢?」是的,我要置之死地而後生,如果我能連死都不怕了,生活上的壓力又能奈我何呢?雖然死亡的陰影隨時在我身邊,但是只要我有信心,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回自己的健康,讓我的新生命重生!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