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 把愛傳出去,幫助美麗的世界愈來愈圓滿 -- 男人命運的鎖鏈 謝春田
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男人命運的鎖鏈 謝春田

男人命運的鎖鏈                                           謝春田

謝春田,46歲,大腸癌,一生都為家人、為爸媽、為別人付出,雖一路付出,但卻期望每天晚上都能一睡長眠,不用再醒過來,不要再有任何痛苦,終於終於..得到了癌症…】

       我小時候的生活真的很清苦,吃飯都是配著鹽巴吃,家中有5個姐妹,我是唯一的獨子,說真的,父親和我,真的過怕了苦日子,所以從小學四年級開始,我就期許自己,必須讓家人過好日子。國中一畢業,就早早投入職場,希望自己能讓家人過安定的生活。

        一路我努力的工作,不敢有懈怠,不敢休息。約半年前,我開始血便,雖然沒到醫院作確認,我卻對自己的身體有底數,平時飲食雖然盡量的清淡,但因為父親曾有這樣的症狀,就猜想:我應該也是吧!所以當醫師直接跟我說我是大腸癌的那一剎那,內心其實是平靜又竊喜的。我也得到大腸癌了,我終於生病了,我終於可以休息了,一顆心就這麼放了下來。

        從開始工作到開店,就沒有放過任何假,如果想休息,父親就會擺眼色,並責備我,他是大腸癌病人,他覺得已經努力一輩子,五十歲就可以退休了。而我還年輕,所以從沒停止過對我的管教,尤其在他生病後,更是加倍嚴厲。

        而我心中也許已沉積了許多”怨”,我是從事家電服務業者,客戶族群非常的多,但不是每一位我都能完美的服務他們,有時候我甚至會覺得客戶為什麼這麼的難溝通,這麼挑剔,為什麼不阿煞力一點,東西就是這樣的價錢,為什麼還拼命的要求降價,或者是根本不認同我的介紹!內心對家人、對工作隱忍的不平衡就這麼爆發!

       我是一個不善表達、默默承受的個性,雖然一直認真認命的付出,但是回饋我的總是嚴厲的管教與批評。這樣任勞任怨的情緒積壓在我心裡非常的久,除了讓我疲憊,也讓我對生活充滿無奈,從我有記憶當中,我這一生全都為別人付出,為家人、為爸媽,約在五、六年前,我每天晚上睡覺時都期望能一睡長眠,不用再醒過來。我就是不想再醒過來,我不要有任何痛苦了。

       得到了癌症,我的身體也得到了休息,我暫時逃離原先的環境,但我依舊是恐懼的。做化療前的抽血檢查,每一次肝指數都在上升,第4次指數是五十幾,第5次是六十幾。我心裡非常的恐慌、徬徨與無助,以為癌細胞已經在轉移。除了肝指數上升,我開始心悸,我不斷掛念指數又上升了、又上升了,身體雖然可以休息,但是不能控制病情,這又是另一番的無奈。這種的痛苦、不安的心情不斷的在內心轉動,渾身的不舒服,甚至小小的痛都讓我害怕癌細胞是否又在轉移、擴散!

        透過電視新聞的報導,來到『新生命協會』,並參加協會5天的身心轉化課程,神奇的是,我睡不著的毛病,居然馬上治癒了。而經老師的開導,加上心法跟功法,讓我誠實的面對我的心結,我也明白我的怨是來自父親對我的不諒解,縱然是現在我生病了,他也沒有辦法了解我的苦,溝通似乎出現裂痕,這麼難以縫合!

        因為得大腸癌,讓我可以離開現實工作環境5天,在協會過沒有任何負擔的日子,這是我生病前始未料及的。如果沒有生病,我根本無法離開現實的枷鎖,我永遠必須賣力的工作,所以當我得知我有癌症時,我的心裡真的欣喜若狂,因為這是我期待的。可以休息、可以擁有休閒的時間,可以放下所有身邊的責任。

       生病後的快樂,讓我每天一張眼就想到協會。現在透過協會的協助,我已經知道,其實不必得癌症也可以很快樂,我知道當我心中的結打開了,慢慢就能拋下不滿,開始擁有自在與健康身體,同時我身邊的人(尤其是我太太)也重新擁有輕鬆。如今我的肝指數已降至27,讓我無比的喜悅,真的太開心了!我的心是舒暢的,從心為我的自由歡呼、吶喊!我是自由的。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