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一路走來的堅強 劉寶玉

一路走來的堅強                                        劉寶玉

【劉寶玉,41歲。笑起來很甜美,3年前頭痛欲裂難以入眠,當醫生診斷鼻咽癌第4期,當下的反應只有哭,不停地哭。療程的痛苦讓我想放棄,因家人的鼓勵又念及還不滿3歲的小兒子,硬撐了過來。經朋友介紹認識新生命協會,在師兄師姐的關心開導並參加協會身心靈課程,自我體察找出生病的原因,從此達觀看待生命】

我在貿易公司從事會計,和先生兩人結婚15年,有二個女兒一個兒子,有一段時間一直覺得身體不是很舒服,經常頭痛看醫生,那時醫生告訴我可能是壓力太大造成,身體需要做一些調適。我自己則認為怎麼可能?已經那麼久的時間,還持續頭痛。在92SARS期間,我忽然發高燒,燒到40幾度,當時以為自已得了SARS,急忙到醫院做檢查,醫生說可能是腎臟發炎,吃止痛藥、退燒藥,但一直都沒改善,這段期間也跑了很多家醫院,國術館、中醫都看,直到93年到醫院檢查發現鼻樑近腦骨地方長了一顆腫瘤,壓迫到頭骨,頭才痛得那麼厲害。

聽醫生說完後,得知是鼻咽癌,當下的反應只有哭,在醫院裡不停地哭,我先生和醫生都在旁安慰。我開始服止痛藥,初初一個禮拜吃一顆止痛藥,後來變成每天一顆,最後止痛藥都用到想吐,但頭還是很痛。 醫生要我馬上住院,檢查腫瘤是良性瘤或是惡性?無助的我只知一直哭,家人安慰我,要我別著急,先住院檢查看看,其實我心裡明白,家人也是很難過,很擔心的。

決定做化療時,以為反正化療就化療,沒想到,也不知道化療的過程是這麼辛苦而又痛苦,曾經想放棄做化療。但家人再三勸說鼓勵,又想到小孩都還小,最放心不下的是還不到3歲的小兒子,也就硬撐過來了。

有機緣到協會,已經是做完大療程,放射都已做完,只是接著每個禮拜還要繼續小療程。化療是有它的副作用,所以協會的師兄師姊就勸我,打完化療後要趕快到協會旋轉,藉由旋轉或嘔吐或流汗來排毒。整個化療持續到941月,整個療程終於都做完,我也沒有再吃安眠藥。當時我的心情還沒平衡,但當我心理有問題時,我只要問師兄師姊們,他們都關心開導,利用各種方式讓我自已去體察或去感覺。因為這樣的體會,去年寒假,我鼓勵女兒參加青少年課程,讓內心有些事情不敢和父母說的女兒,透過老師的引導,讓她慢慢地轉變,也讓家裡變的歡樂。

生病後的我,在情緒上不會再像以前那麼惶恐,現在是積極的,面對事情也比較正面,雖然偶爾也會有些較負面、偏激的想法,也會儘量改變自己轉為正面。協會老師常問我們人生最主要的目的是什麼?真正要學習的是什麼\?也會利用一些活動慢慢地去啟發我們。我以前生病那段時間,都是不出門,一方面因為太陽太大,身上一碰觸陽光就覺得好熱好燙,另一方面是來怕接觸人群,所以就躲在家裡。我還記得從3月到7月底,因為化療整個臉就像月亮臉,一看就知道是生病,再來頭髮也掉了一些,出門都要戴帽子,覺得奇怪不自在。在做完治療後,頭髮東一撮、西一撮,雖然美髮設計師修剪過,但也心理的不自再,讓我思考到底要不要再上班。

或是因為經濟壓力,或是休息了7個月,雖然閒閒沒事在家裡吃飯、休息都不會有人約束,但腦袋也變得有點空白,謝謝老闆的支持,對我說公司的大門都會為我開著,給了我一份很大的安全感,於是決定還是回公司上班。

經過這樣的經驗,我深刻知道人並不是每天等吃、等睡、等玩,也一直提醒自己來到社會一定要有自已的目標,不管會不會達成,就是要有明確的目標,讓自已寬容、快樂,這才是活著最主要的目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已去創造的,像自己的癌細胞早已在身體好長一段時間,只是一直把所承受的壓力往下沉,沉重到引爆點。生病就像身體提出了抗議,如果生活步調錯了,沒辦法朝正面思考,都會往負面前進。本以為一場我的病應該治療得差不多了,一切OK了,到協會後,我也找到自已為什麼生病的原因,想我本來是很容易生氣的,對很多事情都看不順眼,經過協會身心轉化課程,我學習到不要有負面想法,生氣之前先發祝福心念。愈來愈明白,當下所做的任何決定都是為自已。

我生病的那一段期間,家人的鼓勵對我是真的是很重要,尤其是我最小的兒子,雖然年紀很小,但看到我都會很貼心關心地問「媽喉嚨痛好了沒」、「媽眼睛痛好了沒」,年紀這麼小,卻可以注意到我任何不舒服的表情,也不來煩我吵我,自已乖乖看電視,讓我好好休息。去年,已讀幼稚園的小兒子他畫了一幅畫,老師問他畫什麼,他說希望媽媽的身體好,讓我好感動。我深深覺得,家人的愛、同修的感情是要珍惜的,我要將接收的愛再傳遞出去,讓人間有更多的溫暖。

(魏湘樺、吳姿穎96.05.06訪談撰稿,寶珊整理修正)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