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峰迴路轉另一村~葉秋貞

   峰迴路轉另一村                                         葉秋貞

 

   【葉秋貞,五十四歲,高商老師,人如其名是位清秀佳人,旁人眼中的少奶奶;婚後有苦難訴,長期情緒壓抑,6年前得知罹患子宮頸癌第四期,經由姐姐的朋友介紹來到了新生命協會,死馬當活馬醫,開始接受了身心靈的課程,知道世界原來有不同的領域,讓自己充分的享受每個當下,現在是健康、喜悅】

 

    ~我知道我沒有退路了,毅然決然過去的一切全然放下,完全接受新東西、新觀念。因此整個人、整顆心都放在協會,不管是煉功、爬山、畫畫,只要是協會辦的活動我都參加,讓自己完全的投入,不帶著一丁點的擔心在心中。只要求自己每天要好好的、靜心的、開心的嘗試去做以前没做過的事、不敢做的事,並且以全新的心態,面對自己往後的生命,唯有如此我才有浴火重生的機會,想唱歌就唱歌,想跳舞就跳舞,也可以自己一個人去旅行,去體驗各種不一樣的生命,讓自己灑脫地放開一切,享受生命的豁達,豁出去就是了!~

    我,從小出生在一個溫馨幸福的家庭,有九個兄弟姐妹,兄友弟恭,和樂融融;而且父母和兄姊都對我疼愛有加,兄弟姊妹也各自都有很好的工作。在原生家庭中,一切都很單純,只要把自己份內的事情做好、照顧好自己就好了,其他一切家人都會互相體諒包容。

結婚之後,我是長媳,家人對我的期望和要求都比較高,我承受很大的壓力。別人都以為我過的是少奶奶的生活,朋友遇到我出去買菜還不敢相信。其實我想趁年輕多賺點錢,所以日夜兼課,常常要偷空回來接送孩子上下課及才藝班。女兒每天半夜兩點半準時哭鬧,我好累、真的好累,每天都覺得睡眠不足。下班回家還要煮飯、洗碗、做家事、教小孩讀書,這些都忙完了,剩下的一點點時間還要準備我自己教書的敎材,而家人只是翹著二郎腿看電視、看報紙。我覺得我盡力了,還是不被當成一家人,畢竟我是一個外來者。

從原生家庭到一個完全不同的環境,我常常不能適應,面對著不同的人事物,很多的情緒都被我壓抑下來,只會把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而不好的情緒沒有人可以講,講了也無濟於事,無法改變狀況。十幾年下來,累積了很多情緒和壓力,所以莫名奇妙的生病了,得了子宮頸癌,而且是第四期。

        生了病之後,看了很多書、上了很多課、聽了很多CD,想要用全方面的方式來抗癌。也請了一年的長假,到台北靜養。很幸運地,在我動完手術後,經由姐姐朋友的介紹,來到了新生命協會。一開始的時候不太相信,但我已經面臨絕境了,就死馬當活馬醫吧!我開始用心接受身心靈的課程,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還有這樣不同領域之生命精髓在這兒,等著我去探索,我好驚異也很好奇……

        剛來到協會的時候,有個同時進協會的師姐也罹患子宮頸癌二期,而我是子宮頸癌四期,我應該比較嚴重,但那位師姐很快就往生了,這件事帶給我很大的打擊,我心想:她,二期的子宮頸癌都走了,是不是我也快了?心裡很害怕、很恐懼,且持續了好一陣子,我想我是不是没輒了?後來仔細想一想,可能她沒有我這麼放得開,還有很多問題都潛藏在心裡面,心中還有很多的擔心、企盼與恐懼在心中,不敢說出來、没有被處理,導致身心不快樂而加速病情。

而我自知自己沒有退路了,只能把過去的習性全然拋開,全然接受協會安排的課程。整個人、整顆心都在協會,不管是煉功、爬山、畫畫,只要是協會辦的活動我都參與,讓自己完全的融入,不帶著一丁點擔心過日子。

    我從小生長在傳統的家庭,因此我習慣給自己很多的框框,從小我就一直當模範生,認為女孩子應該要文文靜靜的,不能這樣、不能那樣;但我現在開始嘗試著去做我以前不敢做的事,要唱歌就唱歌,要跳舞就跳舞,適時表達自己的想法與看法,必要時學習說「不」。也可以自己一個人去旅行,去體驗各種不一樣的旅程與生命點滴,讓自己灑脫地放開一切,享受生命的豁達,整個人豁出去就是了!

        生病之後,我總是盡量把時間放空,没有過往、没有未來,只專注在每一個當下,要煉功就靜心地煉、要玩就盡情用心地玩,也不管自己能力如何?不管會還是不會,放下不必要的擔心,只要跟著協會走,任何的活動,我樂於參加!

    是老天的安排,藉由生病將我帶進另一個層次的思考模式,我用生命體驗這個層次,在生命示現的同時,感謝上天的安排,讓我從新生命協會學習課程中,可以安然的轉化;我的藩籬消失了,全心的交托、全然的信賴;再没有比現在讓我更輕鬆自在,我正享受在協會的健康、輕鬆、喜悅、自在裡。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