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 把愛傳出去,幫助美麗的世界愈來愈圓滿 -- 人生沒有那麼難~ 陳玉卉
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人生沒有那麼難~ 陳玉卉

            

人生沒有那麼難                      陳玉卉

 

陳玉卉57歲,自小生活貧困、婚後因承受龐大的壓力,94年底罹患機率只有千分之2的〝子宮頸小細胞癌〞,電療後,副作用過大,玉卉不堪其苦,放棄治療只要快樂。99年到協會後因煉功、課程悟到「人生沒有那麼難」。從仇恨轉為感恩,至今一切安好(100.02.25)

「信念創造實相」,好可怕的六個字,卻是人一輩子都不可忽視的。

孩提時期(六歲),我每天早上背著二歲的妹妹,牽著四歲的弟弟,天天等待背著另一個弟弟去幫人洗衣服賺錢的媽媽回來,下午媽媽會去挑兩擔七十多斤的豆芽菜回來,押著六歲的我和大姊、二姐一起把根折斷,賺取一斤三毛錢的工資,以維持家計,既吃得不好又沒童年。當媽媽去煮飯給公婆姑叔吃時,我們就邊折豆芽菜邊玩邊鬥嘴,等母親忙完回來一看,板上還剩那麼多,不禁大動肝火,氣急敗壞的狠打我們一頓,三姊妹無一幸免。媽媽盛氣下的一巴掌導致我從小流鼻血,直到高二同學的親戚從香港帶來雲南白藥,才解除我十多年來,每晚流鼻血流到喉嚨而醒來咳出鼻血血塊,不曾一覺睡到天亮的惡夢。

因家中有繼祖母,全家不得安寧,沒得吃,好多工作全都落在我這個還沒上學的小孩身上。這樣的生活導致我脖子的淋巴一顆顆地腫起來,爸爸每天早上六點騎腳踏車載我去看赤腳仙。雖然生活太苦,曾讓國小一年級的我有要跳河自殺的念頭,但也慶幸10歲沒去開刀,才能在這與大家分享。

家裡太貧窮,國小畢業沒法升初中,於是去工廠做小工。所幸隔年(57) 國民中學義務教育開始,我央求媽媽讓我念書,才有繼續求學的機會。國中到結婚前這一段日子,是我這一生中過得還算不錯的日子。但進入婚姻後,壓力、責任、義務、生活、愛面子等等的催逼、恨鐵不成鋼的無力、焦慮、恐慌、憂鬱、害怕、擔憂不時啃噬著我的身心靈。終於在民國94年底被確定得到了癌症。

『子宮頸小細胞癌』,機率千分之二,是很罕見的,而我卻是其中之一。抽血、抹片都驗不出來癌細胞,一旦發現癌細胞擴散性很強,醫生建議我必須馬上開刀切除做化療!我中了這欲哭無淚的大獎,活了大半輩子,人生只有酸甜苦辣沒有快樂,對生命除了無奈之外,從來不曾珍惜過,因為活得很不耐煩也很苦。

在我的認知裡,癌=死,我用了近30年的時間才奠定家的基業、不容毀於一旦,我選擇不治療,不折磨自己也不折磨家人。我告訴自己癌症比感冒還多,我不能沒病死就先嚇死!拖了半年,因為膀胱阻塞尿不出來,半夜三點大出血,心想乾脆流血致死算了。一轉念想到大女兒資誼六點起床上班看到浴室死了一個人,她這一生還要不要活?叫醒先生、思萱(二女兒)一同到醫院強制止血。大量流掉三公斤的血,8條止血紗布被沖走,連同護墊包在一起丟了都不知道。這樣的經驗,嚇壞思萱,從此晚上的起床聲、腳步聲、一舉一動思萱都被驚醒、嚇醒。

因大出血後,只好做化療、電療,這段期間我開始砸錢大量吃健康食品,效果也不大。我不堪繁複的電療提出疑議,才停止大電療改作小電療。但詢問後知道並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將傷害減到最低,唯有生活品質更差,所以我又做了逃兵。

停止治療四年,四年中,我把生前、死後之事全部都安排好了,心中不再有漣漪、目標,但心情始終好不起來,我以為必須與虎()相隨至死,再也走不出去、吃不下、睡不著、死不了。

今年(99)又開始出現血水和突來的小撮鮮血,懸著不確定的心,糊里糊塗的過日子。四月門診檢驗正常,714 回診做切片,721 報告出來,〝復發〞(我的復發算慢的了,95年住院碰到同病症的,下腹部掏光一年又復發)。醫生安排722 住院檢查,我決定不去。我知道我內心始終不快樂,再去做電、化療只是把自已更磨得不成人形。我只想快樂。

上網查到汐止友笑笑功,我放住院,到汐止協會。沒注意到門口的「新生命協會」,更不知道怎有那麼多人,且又都穿著制服,心想,這到底要花多少錢?探聽一下,什麼都不用。有這麼好康?直到真正進入協會之後確定,真的就是如此。有那麼多健康與不健康的善心人士在護持、幫助這群癌友,「人間處處有溫情」是不曾付出及不曾接觸過的人所不知道的。

得知板橋有分會,我選擇了到板橋煉功,台北基礎班剛過,所以我直接到高雄去啟動,『不治療就煉練功』。看到那些在治療及未接觸癌友新生命協會的人臉上的那片淒苦,就覺得自己是何其幸運又多麼的有智慧。確定在家只有更多不確定和害怕。不如把自已丟到圓場,不被病魔吞滅,不被心魔擄掠,了解什麼叫「活在當下」,只要把今天過好過快樂就好,何必像以往在為明天、明年煩惱,就活現在。

參加轉化班,要在外面住五天,對我這從不出門的人是需要很大的決心、毅力和勇氣,排除許多困難。團療時,我決定要快快打開心結,不怕人家笑,只知道這是機會,自已幫不了自己,唯有靠大家的幫忙。以往找不到路,也不知道到哪裡去找,現在有機會一定要搶!一定要找到輕鬆、喜悅。協會裡的師兄姐雖有病卻快樂,活得踏實,能大聲笑,真正開心、充滿愛。看到這些癌友,讓我覺得我是有使命的,我的功課還沒做完,有待學習及付出。

人云:「智者為師」,弘璋老師充滿「禪言」的話不是一下子能了解,我委屈的放聲大哭,在淑芬師姐的分析與寶鳳、敏惠師姐的關心下,練功時,一直告誡自己的一句話跳出來:『人生沒有那麼難』,瞬間讓我跳脫出來。人生真的沒有那麼難,我卻把它弄得那麼複雜,把自已的身體徹底糟踏,讓自已活得這麼痛苦、無奈、這麼「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讓自已及家人都沒好日子過,一輩子活在恨中。因著沒認清角色,讓這群陪我演這齣戲的人也都陷在水深火熱中。我沒有感恩之心,只有抱怨和仇恨纏繞、我要請家人原諒我的不知足、不知福、不知珍惜生命。我要學習愛我周圍的人、事、境。雖然癌症的來臨我並不喜歡,但感謝癌症,讓我停下腳步、放慢一切。進協會後我知道我是有功用的,還有功課沒做,我將重新出發,學習未竟之事。理解人活著不單單是為著自已和家的小愛付出就夠了,因罹癌進協會而懂得愛、懂得珍惜身旁的一切。當真正懂了以後,所有病痛何須丟,就自然消失無蹤。

癌症是禮物,以前不懂,只是無奈、無力、痛恨。以為開刀切掉就沒事了,其實習性不改,思想觀念仍照舊繼續用,病灶永遠存在,說復發就復發,說轉移就轉移,若能將心處理好,病自然就沒了。每個人都說要快樂,卻沒幾個真正快樂。都說要放下,卻都還執著在那個固執的框框。雖然說放下,卻每每在提到自已的痛就眼眶泛淚。期盼有緣的人,不管生病與否,都能來與我們結最好的善緣。老師、同修們的開啟,使我能瞬間轉換生命的領域,卸下沉重的壓心大石。感謝新生命轉動我真正的新生命,願大家共勉,也相信我能為新生命貢獻一份我對這世界所能奉獻出的那一部分。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