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 把愛傳出去,幫助美麗的世界愈來愈圓滿 -- 排出「一肚子」大便,轉化「無力」人生~ 張雅玉
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排出「一肚子」大便,轉化「無力」人生~ 張雅玉

排出「一肚子」大便,轉化「無力」人生                    張雅玉

【張雅玉54 歲,罹患大腸癌第3期,永遠排不出大便。參加「基礎班」學習旋轉,當天晚上起來拉肚子,幾天後發現排便是磚色,不是血便,尿味有出現化療期間的臭味,當旋轉的時間加長,排便量便增加。五天班的轉化,排便是多到令人害怕,最重要是20年的無力人生自此改變】

 

現在我每天7:30坐公車到捷運萬芳醫院站轉忠孝復興站到昆陽站,再換藍36公車到汐止協會。9:00開始旋轉,有豐盛的午餐,各種身心靈課程,有笑、有分享、有鼓勵(擁抱)、有祝福,每天都接受正面的引導。爬山、看電影,有師兄姊們開車接送,所有一切都是義務協助。曾幾何時,我變得這麼好命,真的三生有幸。

罹患大腸癌第3期的我,常有便意,卻永遠排不出大便,縱使有,也是血便。參加「基礎班」學習旋轉,第一天晚上就起來拉肚子,良朱說排毒,幾天後發現排便是磚色,不是血便,尿味有出現化療期間的臭味,隔一段時間,又出現,我想這應該是排出化療的毒素。往後只要我在協會旋轉的時間加長,尤其是每星期五,上下午各旋轉1次,這天回去我的排便量便會增加,半夜2點還會起來大號。

6次化療,化療藥的副作用讓我胖了6公斤,肚子硬鼓鼓的,臉也有些水腫。但上一次五天班的轉化,排便是多到令人訝異,很順暢一直出來,肚子感覺到從沒有的輕鬆和彈性,贅肉也消了,真是興奮又感恩,做脊椎旋轉,肚子終於可往內凹了。而這陣子開始吃口服化療藥,副作用是很疲倦、很疲倦,但我相信弘文老師說:累,再練。我增加下午轉一小時,第三天開始就不再疲倦,此後也沒有任何副作用出現,真的是很神奇。

五天的轉化班,我的心靈有很大的成長,護持師兄姐(組長)全程照顧,讓我很放心,很投入的旋轉,突然感覺有一股力量,帶我進入(好像觸動)一個很深的地方,我不由自主的大叫、大笑,笑的好傷心,心碎了,哭的好累,全身汗水、淚水。已經20年堅持不再流淚,不訴苦的我,堅強的包裝下,看到自己原來是脆弱的。哭累了,茫然走來走去,不知道要走到哪裡去,組長把我帶回去,我好像哭累的孩子被帶回家,平靜了,繼續轉。五天轉化班中,經老師用心的引導,我找出自己的問題,我一直以為我原諒了對方及家人,但事實是"我仍有恨",而且用仇恨來逞罰自己。這樣的發現讓我何等的震驚,如果還有恨,那又要帶到下一世,就不好了。同時我也找到我婚姻失敗的原因,原來我也有責任呀。

我的一生坎坷,卻因罹患惡性腫瘤得到福氣,同時也轉化了我「無力」一生。

95年7月,我在做一生重大的決定,賣掉了樹林住了17年的房子準備搬到三峽,這期間斷斷續續有血便及大便變細的現象,我因為全力搬家也沒時間到醫院做檢查。拖到10月底,血便越來越嚴重,有一次大血便去急診,醫院說:「長期血便是會造成血紅素不夠,妳的抽血一切正常,可能是心理因素」,錯過了搶救時機。直到10月30日,左腹越來越痛,做了大腸鏡,一看不妙,主治醫生直接對我說:「嚴重唷!要開刀,惡性的,怎麼拖那麼久!回去等通知!」。等了一個星期,醫院尚未通知,這時排便已經有屍臭味,口腔也其臭無比,掛急診卻沒病房。第二天去門診,醫生敲定3天後斷層,隔天開刀。面對癌症與開刀,我其實並不害怕,因為我感覺菩薩到我身旁,一路同行。

除了感覺菩薩與我同行外,我覺得堂姊和淑蕙也是菩薩的化身。這幾年我們都沒有太多往來,淑蕙一知道我的狀況,轉告堂姊,往後抗癌路上,有他們的扶持、鼓勵,我不好意思怕麻煩她倆,她們卻堅持陪伴。我的看護(我也覺得他是菩薩派來的),專業又貼心充滿著愛。住院這8天我真正享受到被呵護被愛的幸福,這是我一生沒有過的經驗。

從小我的父母親工作非常辛苦又重男輕女,脾氣暴躁的父親,常常罵母親,而母親逆來順受。從小我就很害怕這樣的衝突,想換個環境,認識比我小4歲的先生,他家外表看來幸福美滿、父母和樂,也知道婆婆常拿我先生和他哥哥比較,為了努力想得到母親的肯定,所以他叛逆,我們兩似乎同病相憐,所以我格外想照顧他。結婚後我照顧他像母親對孩子一般,白手起家,開汽車廠,晚上我還去教洋裁。住的是木板屋,下雨會漏水,後來蓋石棉瓦屋,廁所或提水都是要日曬雨淋。白天我管理工廠、記帳、煮飯,晚上還有工作。吃盡苦頭,可是他卻常雞蛋裡挑骨頭,數落我的不是,罵的我越來越沒信心。

結婚也讓我發現我對異性的恐懼,晚上睡覺時,我穿得很多,我不習慣我先生對我的碰觸,孩子也是算好排卵期時間受孕的。每當與他在一起,我有一種莫名的恐慌、緊張、又怕痛,覺得自己是洩慾與被征服的工具。每次在一起我都會發炎,更覺得這是苦差事。後來才知原本他外遇不斷,本打算離婚,卻發現懷孕。往後他越來越囂張,我痛苦萬分,發抖、氣憤、不安,吃不下,終日以淚洗面。每天看他們有說有笑,我矛盾衝突,手腳發抖,越來越憔悴,像失了魂,只會哭,撞牆,想死。孩子出生後一個月先生告訴我,他要帶孩子移民美國。我被拋棄了,我天天哭,淚水哭乾了,人也枯乾了。

身無分文,帶著幾件破衣服,來台北找到好友-容雲,住進「觀音禪院」,一切都沒有了,頓時安心多了。老天憐愛,給了我~南管音樂~平撫我的心,才知道世間還有很多可學的,何必執著一個男人。20年,我以為一切都過了,癌症卻讓我重新整理我的生命。也許老天認為我需要重修,在確定是大腸癌第3期,開過刀,出院後有朋友寄來抗癌的資料及網路搜尋一些化療資訊,我面臨要化療或不化療,眾說紛紜,實在難做決定。經一位熟識的中醫建議,接受化療,並輔以中醫調理。化療期間看了吳昇龍醫生的書,他說「治病先修心,樂觀放下對化療更有信心」。雖有心理準備,但第一次化療回來,所有該有的症狀,我都有,實在不知如何形容那樣的難過。化療期間我住在娘家(也沒地方可去),這時父親失智,母親也無法接受化療後的我,認為我是「不祥之物」,甚至馬桶都不敢坐,吃飯時,分的清楚,雖然我心理不是滋味,但想到治病先修心,只好退一步想,好在有娘家,否則流浪街頭更慘。

化療即將結束,我正準備人生下一步,就是在有限的生命期間積極修行,做好如何往生,要走的清清楚楚,了無牽掛,目標是「往生淨土」,同時也請朋友幫我注意氣功團體。過年期間,收到良朱傳來"愛"的簡訊。說她剛去練氣功,睡眠與身體有很大的改善,我到汐止了解後,就參與3月17號、18號兩天板橋啟動轉動新生命課程。

老天總是在我最落難時,給了我一份大禮物(協會及現在住在堂姊的房子),第一次婚姻失敗,一無所有,老天送了大賀禮來(伯父房子,南管音樂及學佛),罹患癌症正逢一個人孤單,沒想到協會碰到協會這個可愛的大家庭,無限溫暖。良朱全程護持,麗貞讓我像投入母親的懷抱。老師說要學會接受「愛」,我也不再怨恨自己這個自小就讓我常受到碰觸騷擾的身體,我開始愛自己,越來越自信,在一個半月內,多年的中耳炎及頻尿好轉了,化療後毒素排出,腹部也消了。

到協會來,受益真多,每天在進步,心也安了,感謝所有老師用心良苦,所有同修的相互扶持,及充滿能量的磁場,發光發亮的愛,我也把這份"愛"與大家分享,祝福所有病苦的人都能一切皆圓滿。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