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生命故事】就賴定這裡了◎陳秋煖 (乳癌轉肺、肝、腦)

【2010年,轉移腦部的消息讓秋煖師姐直接面對人生生死的關卡.她開始理解交託與放下,從轉折中修煉,重新學習著輕鬆自在過生活,並且將這份快樂與大家一同分享:

  「這個轉折讓我體會到生命的可貴。在協會的這段期間我有漸進式的調適心態,接受人終究會死亡的這一個事實。老師說,「一旦接受了,就無所畏懼了。人難免都會碰到挫折,但是重點是看你用什麼樣的方式去面對!」正因為有老師與協會這股力量,讓我度過、突破一個個關卡。」】

圖:手持麥克風的秋煖師姐

自語

  我是個熱愛打桌球,喜歡藉由運動鍛鍊身體的人。以前從事代書的工作,對於工作十分熱愛與盡責,對朋友也很好,我自覺生活上對於任何人、事、物都沒有虧欠。

 

路程

  2008年,我摸到自己的乳房有個硬塊。起初,因為自己的害怕與鴕鳥心態,不敢去檢查。持續的不對勁最終還是到了醫院,醫生宣判我是乳癌。乳癌手術及半年化療之後,以為「身外之患」已除,所以無論工作質、量、日常生活上習慣、脾氣、想法等一切照舊:每天處在被電話掌控的無形壓力下,生活形態沒任何改變,沒做調整及改善。2009年底,我咳嗽得很厲害,一到內科做檢查,發現肺部密密麻麻都是腫瘤,也轉移到了肝。當下的我恐慌、無助、害怕……我真不知道人生的下一步該如何走!

  機緣下,我參加一個基金會的團療,找人諮商、輔導。我發現我生病的原因可能跟隱藏在我心中的害怕與不為人知的情緒有相當大的關係。但是,團療一個禮拜只有一次,其他的時間該怎麼辦?在家中依舊過著恐慌的生活?於是,我想起曾經有人拿給我一本新生命協會的雜誌--那就去協會看看吧!

  第一次來時,對於從來沒有接觸過社團的我來說,內心相當掙扎,但我心中有個聲音是:「這就是我需要的地方了!」

 

決定

  坐在圓場,接待的孟恩師姊指著在場中旋轉的師姐告訴我:師姐跟我一樣是乳癌末期,但她依舊鍥而不捨的從花壇開車到台中來煉功。當下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跟她一樣棒!我要積極認真的來協會!把我的心交給協會。」

  剛來煉功時,我的睡眠狀況改善很多,從協會煉完功回家後可以很好入眠;而心情上也有所改變。漸漸的轉念讓自己更好過,旋轉也陪著我一起熬過化療的痛苦。

 

第二波

  2010年準備放年假前,我發現自己走路怪怪的,沒想到醫生居然發現腫瘤轉移到腦。於是,醫生建議進行放療,若放療不成功就要開刀,當時我更簽了放棄急救的文件。接受治療後,我待在家,不想出來。後來老師、協會的同圓不斷的鼓勵關心我一定要再回來圓場生活、煉功。當俊璋師兄專程從台北開車到我家將我重新帶到協會時,我心中充滿著無限的感激與感動!

  其實,這個轉折讓我體會到生命的可貴。在協會的這段期間我有漸進式的調適心態,接受人終究會死亡的這一個事實。老師說,「一旦接受了,就無所畏懼了。人難免都會碰到挫折,但是重點是看你用什麼樣的方式去面對!」正因為有老師與協會這股力量,讓我度過、突破一個個關卡。

就像愷愷老師時常告訴我們的:「協會只做兩件事:一是當癌友發現罹癌時,我們陪著癌友走過恐懼、讓他們的心能夠安定下來二是當癌友再度碰到挫折,失去力量時,我們陪著癌友看到希望永遠在。」

 

自在服

  協會現在就是我的第二個家,我今天依舊天天到協會煉功。每天一睜開眼睛就想來協會,縱使交通不方便,我也會想辦法看是搭師兄姐的便車、轉公車甚至搭計程車,一定要到協會生活,因為我從來沒有體驗過這麼放鬆、全然自在的生活,打從心底的輕鬆、喜悅、自在,沒有束縛,不計形象!

  身上這套自在服,我也天天穿著它,去醫院穿著它,週末在家起床後也換上它,因為協會是我最喜歡的地方,是的,就賴定這裡了!同圓曾經跟我分享過:我們現在的生活就是「吃飯、睡覺、煉功」其他沒有什麼好煩惱的!認真煉功,老實煉功就對了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