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 把愛傳出去,幫助美麗的世界愈來愈圓滿 -- 2006多倫多心靈之旅∼廖盛安
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2006多倫多心靈之旅∼廖盛安

 

【廖盛安,21歲,曾是血癌的患者,自生病後,不准任何人談起「癌」、「死」等相關字眼,在這次的課程中主動的他人分享自己得癌的心情,並深入協會開的所有課程,這一篇多倫多心靈之旅是他參弘璋老師五天「新生命成長班」部份日記整理編輯而成,字埵瘨〞穛{出青少年對「大人」世界的心疼、疑惑與同理】

 

一大清早太陽剛升時, 我趕去了師兄家。行李大包小包的,感覺上像是逃家,心情七上八,不知是興奮還是緊張,對於未知的未來,帶著三分的預期赴約。未來的五天是跟著年長師兄姐們生活,感覺上應該會與眾不同,但我希望會因此有所成長,從做人處事,到人生觀點方面,希望會因為分享大人的經驗而有所轉變。一路上,車子在乾冷寒冬包圍著的高速公路上奔馳,托新生命的福,路程暢通無阻。剛到住宿,感覺怪怪,和想像有一點差別,但真正習慣環境之後才覺得很舒適。

上課一開始,老師說:「在協會中沒有恨,沒有仇,只有感恩」。每個人的背景與故事都隱藏著一個希望與啟示,都是從「健康、輕鬆、喜悅、自在」延伸出來。有人希望學會愛人,也有人需要學著被愛或者希望被愛,有人希望能改變脾氣,也有人需要學習情緒流露。不管是找回自信心、童心、溫馨或找回愛,都需要來自一個「心」。我是著去感受每一個大人的「心」,在大家笑容滿面的表達背後,我看到心酸面,成年人們的煩惱故事,是來自一個受傷過的心。沒人是完美的,也是因為每人的心結、創傷,所以理所當然的造就了新生命的產生。「問問你身邊的人,還有抱著什麼夢未完成,還有什麼希望」。課程以「圓夢」和「補傷」出發,希望這次開班會產生個特別的「夢幻」,我靜靜地期待著…。

跟著團體生活,居然耕耘出很多意外的收穫。早飯之後,大夥兒坐一排,大家的閒聊變成了自我的反省,平時的表現最容易將一個人的習性曝露出來。另外許多的肢體練習也可以發現隱藏在身處的個性與習慣,一個簡單的動作,比如放鬆身體自由飛舞,許多人會自然而然的用腦去想要怎麼做才好,怎樣表現才是輕鬆,好矛盾呀,想刻意輕鬆卻因此僵硬。這似乎是成年人們最常碰到的問題,他們因為經歷過了人生的大部分風風雨雨,自然而然地練成了一手「固執」,對世事的堅持,總說一句,就是「放不開」。我同時在團體生活中,看見了太多太多自我陶醉,卻太少太少有別人的「大人」,當他們在團體練習中卻各(自)練,往往來自於我們不融合旁人的那個自我。旋轉氣功卻是奧妙的將自愛與大愛間的那一條分界線溶化於無形。將自我陶醉於自愛的人融合和包容到那公眾的愛,彼此的間隙自然消失。

「問題到底在哪裡?」好幾次這幾個字深深的刺進我的心,許多人以為知道自己問題的出岔點,卻無言回答老師的追問。以為知道自己,卻又說不出確切的好處在哪,壞處在哪?我深深體會著,這是人天生的迷惘,突然有種感受,愛是無私,感恩的心不可無啊,「感恩的心,感謝有你,伴我一生,讓我有勇氣作我自己用」。人、 事、物都善變,而老師的帶領與協助也因人量身定製,我學習到幫助別人可以也需要從各種不同角度,千萬不要拿一個角度來強壓或堅持,這是一種錯的執著。

匆匆的上完五天的課,有哭、有笑、有喜、有樂, 感覺時間過的特別快。在師兄姐談話的過程中,許多平時發現不到的無形壓力,從語言中透露出來。大人真是辛苦,日常生活中造就的壓力、積存的束缚,無形中變成了種種的壓力。人所以活的這麼苦?我想可能是無法察覺這些種種吧!「班回去後,要有什麼新的嘗試,要做什麼特別的事」。簡單的兩個問題卻考倒了在座每位同修,反映出我們都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也不想做新嘗試,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壓抑自己的生命力,讓生命缺乏活力。我也是絞盡腦汁,想不出該說什麼好,這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我想現在是需要想想了。

回頭看,過去幾天真的是又累又酸,卻甜蜜回味無窮。參加成長班,讓我看見了新的事物、新的觀念、新的方向以及新的希望。當然,我在觀念上也成長了許多,同時也看開了許多事,也比較敢與人相處而不帶著面具。更快樂的是我認識了許多父母,看見了他們的苦心,也樂意和他們相處。這是真正的快樂吧!只要自由自在,瀟瀟灑灑的過活,相信人生會更美好。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