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 把愛傳出去,幫助美麗的世界愈來愈圓滿 -- 我的抗癌路程初步勝利了!~ 邱仕鴻
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我的抗癌路程初步勝利了!~ 邱仕鴻

我的抗癌路程初步勝利了!           邱仕鴻

【邱仕鴻,2005年發現罹患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病後遵守一切癌症病人該遵守原則,醫療、生活小心翼翼,卻一就不樂觀。接受醫師建議-練氣功60天後癌細胞指數已經降到正常值以下】

2007年的3月12日,我終於接受妻子淑蕙的建議去學氣功,一種旋轉的氣功。這件事已被妻提起好多次,不僅是妻的昔日好友-玲卿,因練了旋轉氣功而成功了控制住惡性淋巴腫瘤的復發。我的主治醫師也建議我練氣功。淑蕙因曾經在醫療界服務多年,深知練氣功的好處,不時催促我去練氣功。而我覺得運動非得要流汗多多才算數,對於練氣功就可治病簡直不相信,哪有那麼好康的事,轉一轉就可治病?

我自認是一個自愛而且合作的病人,在2005年八月,醫師宣判我得了慢性骨髓性白血病之前,也是一個生活很自律的人。發病前每日必定慢跑3公里也持續了十餘年,不抽菸、不熬夜,飲食也盡量朝養生的方向攝取。醫生的宣判,一下使我的心情降到谷底,但我仍然努力的去遵守一切癌症病人該遵守的生活規則,小心翼翼的生活著。此外,也正學習放下擔子給屬下以減低壓力。再加上最摩登的標靶治療,一切看起來應該是樂觀的。

滿心的期待在2006的十二月到2007的三月,四次反覆的感冒再加上頸椎酸痛,體力差到極點,開始擔心自己要垮了,信心開始動搖。三月初的例行檢查,結果不慎理想,正如自己的預感,免疫功能極差,癌細胞正蠢蠢欲動要復發,醫生皺起眉頭說:「下次的檢查(五月)再不理想,恐怕要化療了。或者考慮改用第二線的藥。」這個結果讓我震驚不已,我不是已經做了一切該做的事了嗎?再加上這麼先進的藥,怎麼還是這樣的結果?醫生淡淡的說:「藥物不見得是完全的加分」,他指指腦袋瓜說:「這裡也很重要。」最後,他熱心的對我說:「試試看氣功吧!那是一種自然療法!對你也許有幫助!」

這次檢查的結果使得妻再次催促我去練功,雖不盡然同意他的建議,但在無計可施之下,也就勉強隨他去試試,讓她高興一下。三月十二日那天早上,來到新生命學會汐止會場。一進入大廳,映入眼簾的是緩緩的流水和著寧靜的氣氛,感覺很安詳。呂師兄和春田師兄熱誠的協助和帶領我們認識旋轉氣功。頓時使我卸下心防當下決定要好好的在此練功,和癌症搏鬥。開始練功後,感覺心情很容易平靜, 尤其大汗淋漓後的快感,讓我肯定了旋轉功法的運動功能。原來是動靜皆有的氣功阿! 練功兩個星期後,與久違的親戚敘舊,眾人不約而同的說我的氣色比發病前還好。妻子仔細的盯了我一下,高興的說:「真的!眼神好許多。」這個感覺真好,表示練功開始起作用了吧!我開始有了信心,勉勵自己要更努力,為自己的新生命而奮鬥。

四月十日 (練功後約一個月),因公赴菲律賓,預定十五日回台,以便參加十六日的礁溪轉換班。十三日那天正高興一切平安沒事 (以往只要出國,空氣髒再加上勞累一定感冒回來), 吃了一盤芒果,結果不妙,那天晚上就上吐下瀉。而且伴隨發燒,標準食物中毒。開始擔心自己是否可安全過這一關。朋友帶來止瀉藥,自己考慮是否要去看醫生或者像以往一樣吞一些成藥就可解決問題,猛然想起醫生說的話:「吃藥不見得會加分…。」是阿,旋轉氣功不正是可促進自然痊癒的方法嗎?雖然身體不是很舒服,當下要旋轉的慾望馬上使我堅強起來,就在窄小的旅社房間努力的轉,中途雖然也去拉肚子,也去嘔吐,畢竟也轉了20幾分鐘。隔天早上起床,雖尚未完全止瀉,但是精神卻很好,即使那天下午回到台北,飛機停在離入境大廳約有一公里遠的地方,我仍有力氣步行出關,這個經歷給我極大的啟示,旋轉氣功似乎已開始發揮作用,至此,我已深信旋轉氣功的力量了。

本文時,正好是練功的第六十天,我已感覺到新生的喜悅。回顧過去,因吃抗癌藥物的副作用—腸胃不適 ,每天要拉肚子 1-2次,眼瞼浮腫,骨頭痠痛,通通改善許多。我現在每天精神奕奕,充滿了新生的自信,準備好有一天迎接喜訊—成功打敗癌症。同時,預備把這個運動多多宣揚,自救而且救人,和樂不為?

 

後記:

2007/5/15回診的前幾天就開始感到不安,不知這次練功ㄧ個半月後的骨髓穿刺結果如何?但當醫師帶著微笑說:「癌細胞指數已經降到正常值以下。」我高興的差一點大叫 YES!我的努力已經得到好的結果! 在這裡我要感謝新生命學會的幫助,感謝各位老師和師兄師姐的護持。各位同修,希望大家一起為自己努力的旋轉,轉出新的生命。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