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 把愛傳出去,幫助美麗的世界愈來愈圓滿 -- 【珠璣彙集】認錯~林弘文
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珠璣彙集】認錯~林弘文

 

 

【珠璣彙集】認錯∼林弘文

 

關於「認錯」的課題,弘文老師將自身的生命經驗與師兄姐分享。他與某段關係在過去數十年間曾有不圓滿,一直到昨天,他才真正去認錯。

 

事情肇因於弘文老師念大學的時候,曾經自認為是為了對方好,在對方的一些重要私事上出過意見,寫信給對方「良心的建議」。之前他一直都認為這件事自己做得很對,但卻為彼此留下一些心結。由於弘文老師在家排行第九,身為老么,擁有的環境相對較好,加上課業表現優異,便容易自視甚高。再者又身為男人,被社會要求愛面子、不輕易低頭,於是就更加的死不認錯了。這個不圓滿延續了許多年,甚至也影響了家人。原本弘文老師認為自己當初很有「先見之明」,所以他對自己曾做過的事,絲毫沒有任何愧疚,一直到他跟師兄姐講出自己心事的前一天,他才發現自己其實應該要認錯。

 

弘文老師先向自己的妻子愷愷老師認錯,他覺知到一件事:她已經嫁給他,變成一家人,愷愷老師有著俠女心腸,總想圓滿這段關係,但早先彼此早已埋下許多不愉快,因此原本對弘文老師的不滿、敵意,在過程中往往間接轉嫁到她身上。但愷愷老師始終善解人意,沒有跟弘文老師埋怨過,為此,他先誠懇的跟愷愷老師認錯。

 

而弘文老師曾寫信給對方的這件事情,究竟有沒有錯?以前他總認為這封信寫得非常對,因為往後事情的發展都被他「鐵口直斷」說中了,但是此刻老師領悟到:即使就事論事,結論是沒有錯,但是,我們去做一件事,往往不只是我們「做對了」或「做錯了」的問題,即使這件事做得「很對」,但還是有認錯的空間,至少這件事,已經造成對方的不開心。當然,我們有在修煉的人會去覺察,會說:「他今天不因為這件事不開心,也會為了其他事不開心,所以不用因此愧疚」。但老師指引我們,認錯真正的意涵是:「我做了一些事,帶給他人一些生命的干擾,我對這件事認錯,我說出『對不起』。這是老天給我的提醒,我應該要認錯,我真的在煉的過程中誠心的向對方說聲對不起。接著要說『請原諒』,至少在能量上去完成這件事」。

 

「對不起」與「請原諒」是兩個步驟,要彼此相連才算真正的完成。此刻必須真心的想要「請原諒」,而不僅僅是「對不起」。如果知道自己的行為造成對方不舒服,但只是「對不起」,那麼,就還沒有打開那個能量,我們就仍是將自己看得很高,沒有放下。

 

在此之前,老師認為自己尚未參透「請原諒」的意涵,經過這次,我們會明白,「請原諒」本身並非一種要求,並非說服對方原諒我們。除非我們真的五體投地去承認,我們做過的那件事干擾了對方,所以發出「請原諒」的想法,否則不會真正認為自己是有錯的。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去啟動自己的能量,認錯之後才能放下,放下過往的包袱。所以,我們每一年要去檢視自己是否放下了某些包袱,還是又揹上了更多的包袱?

 

因此,「對不起」與「請原諒」是彼此相連的,認錯之後,才會進而有「對不起」、「請原諒」,真的不要讓這一切變成口頭禪,不能只是嘴上唸唸,變成「有唸有保庇」。當我們真正透過這樣的方式,每一次說出「對不起」、「請原諒」,都會藉此去打開內在能量的開關,如此一來,我們的人、事、境,才會真正圓滿。

 

雖然在煉功本身,我們可以煉就「百毒不侵」,但生活中一定會遇到旁人潑冷水,有時不小心就會濕掉。即使我們可以說:「不要理會他。」但用宗教的「三昧水懺」來理解,有時會追溯好幾世,所以無論原先是大事或小事,歷經了十幾世,就變成一件大事。有時我們認為可以不予理會,但事件會對我們持續干擾、糾纏,逮到時機就放冷箭。所以,我們要在能量上與它和解,藉著這個方法,將我們所製造出的負面,透過這樣的方式去取得圓滿。

 

如果想要讓身體真正的健康、輕鬆、自在,那麼在修煉的過程中,就必須從根本去解決,在能量上圓滿這些關係,真正去面對,真心的「對不起」、「請原諒」;煉功能練得很穩,只是一個起步、工具,我們自身透過煉,在這樣的狀態中,幫助我們去清理、去圓滿與其他生命之間的關係,無論是橫向的,或是與父母、祖先之間的關係,都能藉此將之圓滿。

 

--

 

文化部  逐字稿:黃逸光  整理:雅京 攝影:徐麗惠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