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金剛13】兩種金剛∼林弘文

 

【金剛13】兩種金剛∼林弘文

 

 

自責、責人

所有我們曾用過的辦法,都曾經是好辦法,並不是故意用不好的辦法。但我們往往在回憶過往時,都覺得當時應該有更好的方法。於是不是在自責、就是在責人。何責人?一個人旁邊一個責備的責,就是「債」。我們若一直責備別人,就會存更多的債,金剛班就是要來了結這些債。

 

承擔、負擔

 做太多未必會累,當然也可能會累,而這就是承擔跟負擔的差別。承擔是什麼?「承」就是一種流動、一種傳承,就是協會的這個「協」:讓更多人一起來挑這個擔子;負擔是什麼?是負面,是千金萬金一個人挑,負擔到受不了只好閃。承擔並不是推,不是閃,而是讓,讓自己做得很開心,而且讓更多的人一起來學習,一起來成長,一起來成為「貴」,成為別人的貴婦、貴人。

 

兩種金剛

有兩種金剛,一種是不得不說金剛,另一種則是說不得金剛。這兩種金剛,存在我們每個人的家裡。父母是不得不說金剛,孩子是說不得金剛。仔細去看看,我們是不得不說,還是說不得?去覺察一下,這可能同時是我們跟父母之間曾有的關係,而曾幾何時,我們從說不得晉升為不得不說?去釐清、沉澱一下我們跟母能量之間的關係,然後再透過練,把那個關打開,那麼關卡就不見了。

 

 

--

文化部   逐字稿:吳淑然   整理:吳珮瑄   攝影:廖穎貴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