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 把愛傳出去,幫助美麗的世界愈來愈圓滿 -- 土撥鼠的小琉球「順從和解」之旅 ∼陳美惠
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土撥鼠的小琉球「順從和解」之旅 ∼陳美惠

第三天在琉球國中老師帶領大家請圓場啟動團煉後,我一如往常輕閉雙眼隨著音樂旋轉。不久,耳邊傳來愷愷老師鼓勵我們藉由聲音釋放心中的情緒,內心回應著「沒什麼不滿啊?不過還是叫一下吧!」。隨著幾個「啊∼」後我開始大叫起來,感覺心中的憤怒直往上衝,叫聲也愈來愈大,聽見自己心中說著「你不讓我說,叫我不要吵,現在我就要叫給你聽,你已經管不到我了吧!」──咦!這不就是小時候被父親罵「小孩子有耳無嘴!」要我閉嘴不准我反駁的情境嗎?──我憤怒得又叫又跳,開始抓頭髮,旋轉的腳步也跟著不穩。我意識到月良師姐在身旁護持,鼓勵我不要停、繼續轉,直到音樂結束坐下來,只覺全身無力很不舒服,想吐但吐不出來,更沒胃口用晚餐。我家師兄陪著我回寢室休息,為我做宇愛手,當身體稍覺舒緩之時,我開始啜泣,漸漸地全身又僵硬起來。後來,再經素雲和寶貴師姐一前一後繼續為我做宇愛手。但是,除了持續大哭,僵硬的身體讓我很無能為力。我再度聽見自己一面對父親說「你要我照顧弟妹們,你看他們現在都過得很好啊!別擔心了!」,一面察覺自己對父親的愧疚感:我一直沒有做好對弟妹們的照顧。如此正負情緒的交疊令身體僵直得無法動彈。在師姐們的堅持下,我終於如石膏人般躺下來;持續的宇愛手讓我更釋懷地嚎啕大哭。此刻我突然明白,雖然父親已經往生三十年,多年來我仍一直揹負著對他愧疚的情緒包袱──在我對於父親如此強烈的憤怒情緒裡,其實潛伏更大的愧疚冰山。

接著,我彷彿看見小學畢業那一年夏天的土城老家。父親從遠方的小徑走向回家的路,我迎上前去牽起他的手,邊走邊說著「老爸,你想要我怎麼樣照顧弟妹們?……我不知道怎麼做,你要教我喔!」。話一說完,自己的哭聲更大了。記憶中,我未曾主動地牽過父親的手,更不曾和他走在一起;若遠遠的看到他回來,我通常就會轉身躲起來,不想被他看見。此時,心中升起一股暖流,我感受身體變柔軟了,我明白自此我擁有了一個「老爸」。多年來,我心中一直告訴自己沒有父親我也一樣可以過日子」。因為無法得到他的認同,於是選擇武裝自己,拒絕他──不接受他的嚴厲、無情、不合理要求──遠離他才不會再度受傷害。但是,卻也常在受到挫折時感到孤單、無助。因為不相信父親會幫助我,所以向來只能靠自己……對於父親,我從未擁有一個溫暖的感受。今天,感覺真的很不同!

在新生命協會,我感謝身邊兩位如父親形象的「嚴肅角色」。一位是初識幾個月的慶黨師兄。炯炯有神的雙眼、精瘦的身材、走路的模樣是我直覺的父親的樣子。在接下來的互動,我逐漸感受到他的柔軟和溫暖。尤其去年十月的逆轉營月會,我正經歷前所未有的事業危機。那時,他拍拍我的肩膀說到「沒有什麼事是解決不了的」。他正身受癌症生死之苦,因此,在他面前我的問題一下子變得沒什麼了。如此活生生、溫暖的支持力量,不僅融化我心中那個冷酷無情又堅固的父親形象,更取代了原來冰冷、不講情、霸道無理的父親。在小琉球逆轉營的第四天早上,我抱著慶黨師兄笑稱他「老爸」,我告訴他「我有老爸了!我和老爸和解了!」。一抬頭,我看見他會心的笑容。在這麼多的情緒後面,我看見自己真的很愛父親、很在乎他,卻又抗拒他。只因自己做不好、做不到,卻又不願意順從他,向他請教學習,而累積一層又一層的憤怒和愧疚、孤單和恐懼,繞了許多莫名其妙的路。

我要感恩的另一位「嚴肅角色」是果正師兄。自從第一次注意果正師兄,不但感受到他的嚴厲,同時被他董事長的「權位」震住。每一次和他眼神相會,我都很手足無措,讓我直覺的想要「快閃」。一直到有一次的課程,我觀看他和果圓師姐合作演出蔡琴「愛」的手語時,莫名非常地落淚。記得那天課程結束時,我終於鼓起勇氣告訴他自己心中的這一份感動與觸動,而他也很靦腆的說出他的表演感想。突然之間,我對他的高高在上的形象開始軟化。在接下來的每一次互動,我愈來愈感受到他的柔軟及童心。感謝師兄們生動地融化了我心中父親的嚴厲形象,我向您二位深深一鞠躬。

曾經如此緊緊抓住瞋恨心,而愚蠢的傷害了父親和我自己,甚至周圍愛我的人。「老爸,謝謝你!在討生活、拚經濟的有限時空裡那麼努力的教育我……對一個父親早逝、母親生病、小學未畢業就隻身到台北來討生活的鄉下孩子,老爸,你用要求自己努力向上的方法來教育我,你急於幫助我進入你的規劃中,不讓我吃苦挫敗;而我消耗了你多少力氣、浪費了多少資源,終究沒有達到你的預期成果。我終於明白你在喉癌病中愈來愈急,愈急就愈生氣的緣由了。老爸,謝謝你!沒有你,我不會如此堅強、有能力、不會嫁給一個如此好修養的老公、不會懂得善意回應叛逆的兒女,更不會懂得珍惜當下的擁有。我愛你!無論你在哪裡,我都願意聽你說」。

「萬法唯心、三界唯心造,如是認定、如是顯現」,感謝新生命協會老師和同圓們,在每次的互動中給我鼓勵、溫曖、包容、笑容協助我累積心中光明的溫暧基石。此行一百多位同圓給我的亮度,讓我在面對心中那位強大恐怖、堅固冷酷如怪獸的「父親」時,第一次看清楚並發現原來他不可怕;只是我一味逃避,自己嚇自己而已。感謝天地宇宙諸佛菩薩護法祖先們的庇佑,感謝我自己像土撥鼠般努力的「翻箱倒櫃」挖掘自己,感謝我的家人朋友愛心耐心的支持,不離不棄這個「磨人精」、「討厭鬼」──我愛你們。下次的逆轉營、或轉化班,這土撥鼠會不會再挖出什麼呢?我不知道。但我將張開雙臂迎向這些冰山一角,我會很開心地去認識它,更會高高興興送走它,不再自我牽絆!愷愷老師要我們想想今年的願望,我寫下「順從」二字。

 

(更多分享 請連接新生命部落格 > 課程心得分享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