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誰陪誰 ∼小采(家屬)

     誰陪誰?                 小采

 

猶記去年四月, 面對大采正子攝影後的成果報告, 連著幾天幾夜, 我跪臥在家中佛堂前號啕大哭, 聲嘶力竭萬般無助, 內心完全無法接受眼前事實, 面對大采近30顆癌腫瘤, 以及被宣稱只剩六個月的判刑, 我內心充滿憤怒, 也幾近崩潰的程度; 當時, 一邊使命磕頭求助, 一邊卻是誓死不從的心情, 也不知自己憑藉的是什麼, 只記得自己是不顧一切地對著命運之神堅決吶喊: 不可以!!!

 

, 當著姊姊面, 卻端出一副胸有成竹, 兵來將擋, 水來土掩的沉著模樣, 爲的是不讓姊姊產生絲毫打退堂鼓的心; 當然, 暗地裡, 舉凡可翻可找的, 可查的問的卜的求的都沒放過, 能試的都去試, 只希望從中找出姊能接受, 或能從中受益的方法. 那個時候, 最怕的是聽姊說什麼對人生已沒太大留戀的話語. ----誰都知道那只不過是安慰和騙人的話罷了.

 

時至五月, 姊的狀況一路直下, 連人形都走了樣, 某夜姊夫私下跟我說姊交代了她的身後事要按我的建議去辦, 隔天回家路上, 姊又語帶放棄地跟我說她想去住安寧病房了那個晚上, 我哭到不行, 急得跟上蒼求情打交道, 或者以命易命, 或者折換歲壽, 總之是幾近耍無賴般地要求上天一定要另做安排.

 

就在瀕臨絕望走投無路之際, 突然六月一日前夕, 姊來電說想到協會看看, 我立刻答應陪往.  隔日, 我們依約來到, 在接待師兄的引導下, 姊妹倆首度突破心防抱頭痛哭, 宣洩了幾十年來的壓抑和矜持, 不但涙河潰堤, 而且哭聲震天!......

 

接下來的日子, 我倆幾乎都以迫不及待的心情, 來迎接每個清晨的到來, 每天進出協會幾乎都帶著滿滿的愛和滿滿的感動, 我甚至寄託了所有的希望, 老實說如果不是及時來到這裡, 我自己也差不多要垮下了!

 

第一個月裡, 兩個人經常哭腫著眼睛, 但心頭是備感溫暖的, 為了確認效果以便激勵姊姊, 每項功法我都親身體會, 乃至短期轉化班, 我也跟陪, 往返協會的車程中則一再重複地播放所有協會提供的CD…… 幾個月下來, 姊姊戲劇化的變化姑且不說, 我自己的成長卻非常明顯!

 

幾年來, 我的身體暗潮洶湧, 要不是長期靠著宗教信仰, 中醫, 有機及生機飲食等的整合調理, 大概早在姊姊發病前我就先倒下來了! 我的全身幾乎都是硬的, 請來幫姊姊做腳底按摩的師父說, 我的身體比姊姊還爛, 我的小腿和腳掌穴道縱使輕輕碰觸也幾乎沒有地方是不痛的, 事實上, 這段期間, 我胸部下腹及腋下都出現過可觸摸的硬塊, 也出現非生理期的不規則出血, 頸部則長期有著如梗在喉的刺痛感 右後腦有個小區域,已多次出現微血管爆裂般的異常感, 並隨之而起一陣短暫麻痺的現象,這現象曾讓我一度懷疑是否中風的前兆? ……姊二度發病的同時, 我正經歷公公大腸癌轉肝, 腹水如鼓而終至不治的歷程, 期間也是我面臨婚姻家庭子女事業難以兼顧的困局, 雪上加霜的是, 爲沖喜才迎娶過門一年的弟妹(小叔之妻), 竟因感冒四天而遽然過世,百日內喪事兩辦 身為長媳的我內心其實難堪至極, 數度面臨著生死般的掙扎. ----短短期間不為人知的內在感覺這一顆心死亡多次 !

 

本還在自我療傷之際, 又忽然得知姊的嚴重病情, 就再度面臨一次內在的崩潰! 對她的堅強和長期的孤軍奮戰, 我深感不捨和自責不已, 當下再也顧不得自己, 暗自決定一路相陪直至大勢逆轉才甘罷休 來到協會之後, 一向放不下的事業說放就放了從不敢違逆的婆婆再也顧不得是否得罪冒犯稚氣依賴的一對子女也一下迫使他們獨立起來,….. 總之, 瞬間的變化, 隨著自己外在的修練和內在的轉化, 一波接一波的不曾停過 事實上, 接觸新生命慈場之後, 那顆曾經死了又死的心, 似乎一再復活。

 

前半年, 我的焦點完全在大采身上, 由於認定我們是在和時間賽跑心急的我幾乎沒有雅量允忍大采那種緩不濟急的修煉方式我總是擔心她不夠投入不夠積極,總以為病情嚴重之故別人一分努力她相對要三分努力才有保障 為此 一度姊妹間反而有了嫌隙隔閡只因愛之深責之切吧 我盡是看不清自己的執著和不懂得尊重!

 

慢慢地, 透過老師的開導, 我才了解, 每個生命都有她的歷程要走, 不管那是什麼方式或什麼結果, 都值得被尊重, 被尊重的生命才享有基本的存在價值. 這是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弄懂接受的道理. ~~很無奈也很遺憾!!!!

 

初初來到協會的姊姊, 照醫生說法只剩三四個月, 然到今天(94/10/1), 正好滿一年又四個月, 這讓我很感恩! 雖然一路都有波折 但燦爛的笑容, 歡樂的歌聲, 高談闊論翩翩舞姿也一路伴隨著姊姊沒停過這期間甚至姊參加了W.H.O.的紐西蘭大會, 站上了國際舞台, 進過總統府接受召見和表演, 也到過中正紀念堂參加表演和展出……而我這個陪伴者, 則一路跟著旋轉, 跟著歌唱, 跟著起舞, 跟著修心養性, 不覺中竟開展了我生命的另一個可能性…..這一回顧, 才覺得自己彷彿是, 一路藉著她的每個痛, 來激發我對許許多多人生的盲點做探索, 如果不是她的痛讓我那麼不堪, 或許我也不會急著尋找修煉方法, 不會急著去探討生命答案!

 

雖然我一路打著陪伴者的名號但漸漸地我有一種懷疑當發現自己有形無形的成長竟是那麼可觀之時才逐漸驚覺到或許暗藏在這背後的實相是一個偉大的愛的奉獻: 姊姊以她的生命做賭注, 只為了引我入道, 在人生重要的里程中, 面對天性逃避畏縮怯弱推拖的妹妹, 她選擇用一種特別的方式, 來陪伴我上生命中最印象深刻的一課! 真的! 沒有她這一病, 我不會毅然放下一切全然投入, 沒有她這一路的痛, 我不會求法若渴, 躬身實驗, 急如熱鍋上的螞蟻, 並堅持不退地馳走在這條通往身心靈修煉的道途上. ----所以, 我們究竟誰是誰的陪伴者?! 是誰在陪誰?!

 

今夕, 即將邁入第17個月的前夕, 帶著至深的感恩和愛感謝當初攜手開創新生命的天使們感謝一路餽贈驚喜的老師感謝無畏出生入死歡喜相伴的同修,感謝為協會募款傷神勞心受盡委屈的執行長, 更感謝不計代價現身說法的姊姊、和無條件予我厚愛的老公和小孩尤其感謝冥冥中安排著和支持著這一切的宇愛! 此刻的我, 滿懷愛戴也至誠懇切地爲協會所有相互互相的陪伴者深深祈福和祝禱!! 並為這一切的一切致上至高的敬意 !!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