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 把愛傳出去,幫助美麗的世界愈來愈圓滿 -- 【生命故事】天地宇宙給我最好的禮物-三十歲罹癌∼范舒婷(板橋圓場)
正在加載......

分類清單


【生命故事】天地宇宙給我最好的禮物-三十歲罹癌∼范舒婷(板橋圓場)

可愛爽快,展現燦爛的笑容的舒婷師姊

民國102年,剛拿到博士學位的我,正為了可以踏入社會展開新生活而開心不已。我一邊進行博士後研究,一邊申請教職,看似離人人稱羨的生活越來越近了。但我內心其實很掙扎,自覺得這並不是我想過的日子,卻因為太在意別人的眼光和想得到大家的讚賞,而沒有勇氣離開這條路。我常常趁洗澡時偷哭,求老天爺可不可以救我離開這個困境。

 

同時,困擾我一年多的頭暈愈來愈嚴重,看暈眩科都找不到原因,加上某天右手和右腳突然麻痺,讓我嚇到馬上至腦部外科做詳細的檢查,這才發現自己的橋腦有個三公分的腫瘤!因為腫瘤太接近腦幹,所以跑了好幾家醫院都沒有醫生建議我動刀,甚至連切片都不能做,因此不知道腫瘤是惡性或良性的,但醫生說長在這個位置的腫瘤對生命就是威脅,一定要進行處理。

 

於是在103年二月,我同時接受放療和化療。做完治療後,雖然腫瘤還在,但因腫瘤壓迫造成的頭暈和麻痺等徵狀完全消失了!這讓我很高興的認為自己開始好轉了!我開始過著很養生且規律的生活,以為就此擺脫死亡的威脅。但是,同年六月我的手腳又開始麻了,這徹底擊垮了我,讓我認為自己永遠逃脫不了癌症和死亡的陰影。

 

此時,我想到我爸爸的同事,也是我國小的老師-玉師姊,曾介紹我到癌友新生命協會,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我到了板橋圓場。一到圓場,整個場和接待我的師姊秋師姊,給我莫名但強烈的安全感,讓我忍不住抱著師姊放聲大哭,也立刻決定要加入協會!

 

剛加入的我,其實只把煉功當成運動,每天煉完就走也不留下來吃飯。就這樣持續一個月,我發現我手腳不麻了!因為煉功的效果,加上師兄姊的愛,我更相信協會,也開始慢慢把心打開,不但留下來吃飯,也開始協助圓場的一些事情。由於和師兄姊在年紀上的差異,我本來認為自己和大家沒什麼好聊的,但當我把心打開時,我發現我和大家不但能有說有笑,甚至還能在一起參加和準備活動時,建立深厚的情誼。

 

轉化班更打開了我深藏的內心。我原本就是個樂觀正向的人,所以罹癌後不但自己決定好葬法和墓地,更參加大型聚餐以把握機會和所有朋友好好見面聊天,大家問我為什麼還可以有說有笑時,我還回答:「我不需要哭啊,如果這個病治的好我就不用哭;如果治不好我就更沒有時間哭了!」。

 

但,我在轉化班搶到麥克風時,問的第一個問題竟然是:「為什麼我會生病?」,這時我才發現我有多麼不甘心,多麼的怨嘆老天爺,面對疾病的正面樂觀有一部分竟然是自己硬撐出來的。謝謝轉化班營造的環境,卸下了我的心防,讓我放下面具,看到自己最真實的內心,更感謝弘璋老師開的藥方,讓我不再嚴厲的自我要求,能更柔軟的面對人、事、境。

 

板橋圓場特有的讀書會,也給我很大的幫助。小齊師姊跟我們分享不要在事情的結果上去討論何種做法比較好?而是回到內心面對自己真正的恐懼。鼓勵人正向思考的效果,往往很快速但不持久。可是我學到和內心的自己和解,請天地宇宙的愛和我們在一起,卻能有很持久的功效。

 

現在面對讓我起負面情緒的人事境時,我都會去覺察這是要教我什麼?然後去找到自己內心真正害怕的原因,面對恐懼並把愛帶給自己後,很神奇的,很多負面情緒都煙消雲散。

 

其實,在生病前,我就一直在尋找「安心」,但總是找不到,不論我多開心或快樂,我的心卻始終不安。直到有一天,我煉完功後搭著公車回家,看著窗外的藍天時,突然找到了我心中的藍天-我的「安心」。

 

現在,我不再像生病前,過著看似充實忙碌的生活,但心中卻空虛到不知為何而活,每一天,總是有無名的喜悅充滿我,我終於體會到天地宇宙是多麼的愛我和我們每一個人。於是,我由衷感謝罹癌這個天地宇宙最好的安排,讓我有契機來到圓場,引領我找到心中的平安快樂。

 

范舒婷/撰寫

 



gotop